影像X聲音(二)﹣由VJ到Generative Visual

影像X聲音(二)﹣由VJ到Generative Visual

*本文首刊於香港 Milk 週刊內的《Creative Force》欄目《art.code》欄內

 

2009年我為IFVA在一個講座裡和金培達分享了一些我們平常創作的種種想法。主題我已經忘了。會後某日報有一篇一整篇的報導,內容很詳細,題目也相當鮮明:聽得到畫面,看得見聲音。

講座上金培達分享了很多他為電影配樂的種種過程,包括每一個畫面的移動,導演給予該場景的演員心情甚至角色背景歷史,如何利用音樂或聲效去交代一些畫面交代不完的想法。

這個是直接了當的聲和畫的聯想:一個畫面配上一個聲音,他們的關係就是差不多沒有先後,有著同樣重要的地位。也許他們缺一不可。也許你買DVD回家看把聲音消掉是你自己腦裡也會想出段什麼樣的聲音。又或者是你買一只電影soundtrack 回家聽著時,你會想像當中的畫面。

聲音和畫面在這個領域上是多麼的唇齒相依。也許是沒有誰先誰後的關係。

我分享的則是比較「連帶」,或許是有先後次序的衍生 (generative) 的聲畫關係。

Generative Media 或 Generative Art 衍生的過程或多或少帶有點規則,而這些規則可能是單純的以步驟或次序作為基礎,或者以演算方法 (Algorithm) 進行衍生或繁殖。所以我們有時會看到作品分類是 Algorithm Art ,意指作品的產生過程(結果將會呈現固定形態)或呈現方法(作品沒有固定形態,一直因為演算不停演變)運用到某種 Algorithm。

追溯這種以規則 (rules) 進行創作模式的藝術家或團體其實有很多,也很有歷史。當中為人津津樂道的也許是 Fluxus。他們是一班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藝術家,數學家,作家等等。走在一起以進行跨媒體創作 (intermedia)。Fluxus 的成員當中比較為人熟悉的是小野洋子 (Yoko Ono) 。(而大家閱讀Fluxus也一定要閱讀音樂家 John Cage,大部份的Fluxus概念都源自這為先驅)

josh

(圖) Joshua Davis 作品 (圖片來源: http://www.joshuadavis.com/)

來自電腦成為創作人的新工具年代,利用Programming 的方法,搭配 algorithm,運算及創造出一些有序而複雜的漂亮畫作。在我還在讀大學的年代,Joshua Davis 就利用Programming 的方法創作無數 Algorithm Graphics,他利用過的 Algorithm 包羅萬有,有簡單如一些 sin cos tan 或三角幾何運算,到 L-System 這種原來是植物學的演算研究,及模擬鳥的群飛行為的 Flocking 演算,這些統統都成為他的「畫作」的背後過程。

完本對於我們(也許說,對於本來很怕數學的人)來說是一堆模不著頭腦的演算,通過Programming,演算出非用Illustrator 就能逐點逐算畫出來的視覺。雖然作為觀眾的我們不一定能看得出視覺和演算的關係,但這種手法創作出來的結果就是這麼特別動人。

而推到後來這種方去不止於靜態,也就是說不止於運算後的單一結果。作品是流動 (Dynamic) 而不固定,觀眾甚至「看得見」整個運算過程。而作品更不單純只產生視覺,更及至聲音,甚至是實體。

robertHodgin_fox copy

(圖) Robert Hodgin 的作品 – Fox Movie Trailer (圖片來源: http://roberthodgin.com/)

robertHodgin_Magnetosphere copy

(圖) Robert Hodgin 的作品 – Magnetosphere iTunes Visualizer(圖片來源: http://roberthodgin.com/)

robertHodgin_Relentless copy

(圖) Robert Hodgin 的作品 – Relentless, The REV(圖片來源: http://roberthodgin.com/)

Relentless, The REV from flight404 on Vimeo.

Barbarian Group 的創辦人之一(或比較多人認識他的身份flight404網主) Robert Hodgin所創作的動態 generative motion graphic簡直可以用驚艷來形容。這位不是 Computer Science 或任何工程學畢業的創作人:主修雕塑,因為迷上以Programming 創作,由 Flash 的action script 開始,到 Processing ,到C++,現在更把C++ package 成Cinder ,他本身的創作就是一個演算過程。

在讀New Media Art Master class 時同學推介到這位狂人的網址 flight404,相信所有喜歡motion graphic 都會喜歡他的創作。由當時利用很早期不穩定的 Processing 搭配 Griffin 為 PowerMac 出品的奢華而不太實用但很過癮的 PowerMate 表演一場現場的 Generative VJ show,及後索性把generate 出來的motion graphics 加上一點點後期變成 FOX Movie的 Trailer。現在一個又一個的Generative MV 都是多麼讓人賞心悅目。(所以那個Radiohead 的 House of Dead 根本不是 generative MV 的示範作,只是Radiohead 的名氣大吧,反而後來 Linkin Park 的 Waiting for the end 來得含蓄但震撼)

創作者利用 Programming 搭配 Algorithm 的方法,讓作品自我衍生成一幅或一段 視覺,結果或許是創作者開始創作時也不能預期的。然而這種不能預知的結果往往是令人期待。

延伸閱讀:
Fluxus: http://en.wikipedia.org/wiki/Fluxus
Joshua Davis: http://www.joshuadavis.com/
Flight404: http://www.flight404.com
Robert Hodgin: http://roberthodgin.com/

 

林欣傑 Keith Lam / 2011年9月 / Milk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