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Writing

他和他和坂本龍一 (一):岩井俊雄(上)

          坂本龍一  一個創作人自己的專業的作品已經不得了的時候,跟其他人跨界創作,大事一樁!他跟誰合作,創作什麼,是由他的背景養分引發。一個在中學時期欣賞John Cage,Fluxus,看尚盧.高達等法國新浪潮電影的創作人,他的作品已經夠震撼,他要和另一位出色的創作人合作,只要消息一出,就已經教人引頸以待﹣他是坂本龍一,我奉為神級的藝術家。 我自覺絕對沒有資格和自權力去寫甚至介紹坂本龍一的音樂作品,我怕連寫一下也會沾污了他的神聖地位!(當然也沒說我有資格去寫他和其他人的合作。)但容許我花幾個禮拜的《art.code》專欄去歌頌傳頌這幾個世紀跨界合作。 岩井俊雄的作品 “Piano as Image Media”,延伸John Cage改裝鋼琴概念,以鋼琴作為”彈奏”影像的”樂器“     “Music Plays Images x Images Play Music” 的表演,除了岩井的Piano as Image Media ,也有一台棋盤樂器。 來自坂本的口述自傳,他在中學時期就在聽John Cage。John ...
0 comments

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寫於 2013年3月25日,刊於 Milk 雜誌 Creative Beta 欄目) 顛倒眾生 吹灰不費  遇上更多的九十後張國榮粉絲,絕大部份是在哥哥走後才開始聽或看哥哥的作品。有一位當唱騎師的前輩跟我說過,他本身是John Lennon 的歌迷,然而每一年都遇到新的John Lennon 紛絲,而大部份這群他口中所稱的後約翰迷,都是在1980年以後才出生的,也是說,是在John Lennon離世後才出生。每年在The Dakota門口獻花悼念John Lennon 的人也一直有年輕人。大概是作品的力量,讓一位即使離開了的巨星,還留在世上一種魅力讓以後才認識他們的人照樣的迷上。 寫這個時候電視剛好在播「阿飛正傳」,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就是臉書洗版,老中青男與女都不約而同地對著電視拍照留念,我看到最多的留言,是「有型」兩個字。1990年的哥哥,23年前的阿飛,底片把那個時代的巨星保留了,也把他們懾人的魅力給好好保存了。 最近903一偶爾就會有一把聲音:只要你一直諗住果個人,其實果個人,從來冇離開過。以一把很chok 但聽完後起的雞皮是來自於感動或震撼,是梁朝偉的聲音。到底的說,除了梁朝偉,有多少喜歡哥哥的人,在腦裡還一直想著他,覺得他沒有離開過?也許這是作為巨星的能耐,他的歌聲和角色,就一直在媒體上繼續沒間斷過,就像沒有離開過一樣。 可能只有深度紛絲,才會一直想起偶像,即使這位偶像已經離去了。 《Hot Summer》,《為你鍾情》和《Virgin Show》,只剩《Hot Summer》我還有把盒子保存 笑笑畫交叉 小時候,你不喜譚詠麟,就應該是張國榮的紛絲,沒有例外。對於我這個僅僅合資格成為80後的人,或大約這個年齡層的人來說,成為哥哥紛絲的年齡極可能在後張國榮時期,即是他復出之後。但我肯定,大部份後哥哥時期的紛絲(我說的是現在的年紀是30前後,正負5年的),都是在小時候已經種下了紛絲的苖。 小時候家住公屋,每戶的門雖上了度鐵閘,但其實大部份時間都是長開,至少木門肯定大部份時間都是打開的。隔壁放甚麼歌看甚麼電視吵什麼架都清楚聽見甚至看見。那個時候,電視劇什麼的都是長開印在電視,於是很多人的電視都印了電視台的Logo。勁歌總選更加是等著看,期盼足足一個月。多謝Monica,我完成第一次給人圍著拍手(但可能是恥笑)的表演,那個交叉手的Thanks Thanks ...
0 comments

影像X聲音(三)﹣Recode Generative Arts

*本文首刊於香港 Milk 週刊內的《Creative Force》欄目《art.code》欄內 (圖) V﹠A的 Decode 展,由Karsten Schmidt 創作的展覽主視覺。 (圖) 你可以下載 Karsten Schmidt 寫好的原始碼,然後修改成你的decode   其實早在2003 年,又是我在讀New Media Art Master Class 時,Marius Wats 已經是 Generative Arts 的先驅人物。他2005加入的策展平台Generator.X (www.generatorx.no) 理念Art from Code就已經表明一切:根本就是打正旗號玩 ...
0 comments

影像X聲音(二)﹣由VJ到Generative Visual

*本文首刊於香港 Milk 週刊內的《Creative Force》欄目《art.code》欄內   2009年我為IFVA在一個講座裡和金培達分享了一些我們平常創作的種種想法。主題我已經忘了。會後某日報有一篇一整篇的報導,內容很詳細,題目也相當鮮明:聽得到畫面,看得見聲音。 講座上金培達分享了很多他為電影配樂的種種過程,包括每一個畫面的移動,導演給予該場景的演員心情甚至角色背景歷史,如何利用音樂或聲效去交代一些畫面交代不完的想法。 這個是直接了當的聲和畫的聯想:一個畫面配上一個聲音,他們的關係就是差不多沒有先後,有著同樣重要的地位。也許他們缺一不可。也許你買DVD回家看把聲音消掉是你自己腦裡也會想出段什麼樣的聲音。又或者是你買一只電影soundtrack 回家聽著時,你會想像當中的畫面。 聲音和畫面在這個領域上是多麼的唇齒相依。也許是沒有誰先誰後的關係。 我分享的則是比較「連帶」,或許是有先後次序的衍生 (generative) 的聲畫關係。 Generative Media 或 Generative Art 衍生的過程或多或少帶有點規則,而這些規則可能是單純的以步驟或次序作為基礎,或者以演算方法 (Algorithm) 進行衍生或繁殖。所以我們有時會看到作品分類是 Algorithm Art ,意指作品的產生過程(結果將會呈現固定形態)或呈現方法(作品沒有固定形態,一直因為演算不停演變)運用到某種 Algorithm。 追溯這種以規則 (rules) 進行創作模式的藝術家或團體其實有很多,也很有歷史。當中為人津津樂道的也許是 Fluxus。他們是一班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藝術家,數學家,作家等等。走在一起以進行跨媒體創作 (intermedia)。Fluxus ...
0 comments

影像 X 聲音:Audiovisual 之迷思 (一)

*本文首刊於香港 Milk 週刊內的《Creative Force》欄目《art.code》欄內   影像和聲音,一個看一個聽,五官中就包含了兩個部份。他們混合起來的化學作用是可以預期的。 當八十年代MTV電視頻道開始並流行起來,影像和聲音的關係不是那麼好。 (圖) 當年反MTV的陣營是如此痛恨 MTV Rolling Stone 的Steven Levy 帶頭反對: “ MTV’s greatest achievement has been to coax rock & roll into the video arena where you can’t ...
0 comments

Keith Lam 訪問 Keith Lam: 新媒體藝術=能量轉換?

*本文首刊於香港 Milk 週刊內的《Creative Force》欄目《art.code》欄內   Keith Lam 訪問 Keith Lam 新媒體藝術=能量轉換? (KL1: Keith Lam KL2: Keith Lam) KL1: 每次看到你的訪問,總離不開被問到何為新媒體藝術。這個藝術範疇是不是太難定義,還是太容易去定義所以到現在也搞不清楚一個實在的答案? KL2: 的確啊。這幾年在訪問裡被問了類似這個問題有至少二十次以上啊!也許這個 terms “新媒體藝術” 的閱讀性太高,或者應該說能被定義的可能性太多了。又有「新」這個字,又有「媒體」這個字,再加上好像高不可攀又好像人人能做的「藝術」。單是字面上就有三個詞語要先定義,然後加起來又要再組合意思。Hmm… KL1: 所以一直被問同樣的問題…. KL2: 是啊… 不過第一我自己先不太喜歡「新」這個相對的字。這一刻的新又不代表下一刻的新。難道十年前的新媒體藝術在現在不新了的嗎?所以單以我這個想法來說,「新」這個字太惹麻煩了。 KL1: ...
0 comments
ShareTw.Fb.Pin.
...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